37 多事之秋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應是案深情淺續第三案 缺失的愛 37 多事之秋
(小說屋 www.0ccg.com)    “包打聽,給我幫忙,去發糖。”應明禹一早晨搬著一箱東西進門就喊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紅光滿面,氣色很好啊。”包展接過箱子,打開之后先抓了幾小包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淺淺選的?肯定很好吃。”美麗湊過來“分贓”。

    沒多大會他們帶著空箱子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有喜有悲。”包展繪聲繪色講了剛才的事,“財務那邊有個小姑娘聽說我們老大結婚了,眼淚唰一下掉下來,嚇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注意安全,尤其是淺淺的人身安全,很要緊。”美麗在一旁湊了熱鬧。

    “哎,應明禹,我家那口子說你還欠我們一頓單請的謝媒宴,打算啥時候約?”方瑾施剝著糖紙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“這些事你讓范樺跟淺淺商量。對了,”應明禹說著拍拍手,示意大家靠過來,“有個事跟你們說。我婚后會跟家里把賬分清,所以以后請吃飯和慶功這種事,大家適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組里幾人互相對眼后,大壯憨直問了句:“老大是讓我們直接去找…陸丫頭?”

    “亂叫,叫嫂子。”丁原假裝捶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大也不比我大啊。”

    應明禹由得他們耍寶,坐下看了下這些天耽擱下來的活。

    沒兩天組里人私下聯系淺淺后,去他們家聚了個餐,而且沒提前告訴應明禹,趕在他前面過去,把應明禹氣了個半死。

    “你們一個個都有家有口的,凈欺負我們家淺淺,下次還是約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隊長,都騙到手了還心疼什么老婆,今非昔比啊,之前沒追到時不是還挺歡迎我們的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大著膽子起哄,陸淺淺扯了扯應明禹袖子,讓他別再跟他們吵了。

    說起來還真是,他們婚后,應明禹比以前對她更好了,買食材都讓她在家等他回來接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晚上散場后,應明禹還問了句,她做衛生是不是很辛苦,要不然還是請家政定期過來打掃。

    “以前都是我在做啊,最近干嘛這么獻殷勤?”

    應明禹笑著說:“現在你是我的人了嘛,老婆娶回來當然是用來寵的,難道拿來當傭人嗎?”

    陸淺淺發現他的思想很奇怪,這么說來婚前他覺得她是個外人嗎,難怪總支使她做這做那。

    “那廚房的事也請人來做?”

    這個事應明禹很猶豫,考慮了半晌,皺著眉不說話。

    陸淺淺噗呲笑起來:“逗你玩的,做家務我習慣了,反正我在家也沒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她最近開始構思自然保護區看到的野生鳥群的圖,考慮后準備畫水岸邊那一幕各種鳥類自然棲息的場景,正在構圖階段。

    又過了兩天,十三號應明禹調休帶了陸淺淺去醫院復查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上次沒法準確判斷,可能讓你們擔心了,看*的情況,恭喜你們,尊夫人應該是懷孕了。我幫你們開一些相關的檢查,去查一下指標,確診后建議你們盡早去婦幼保健院建卡,現在生二胎的多,醫院不好排。”

    陸淺淺呆在椅子上,應明禹則是驚了一下后才反應過來,咧著嘴伸手握住了醫生的雙手,“謝謝您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太棒了!”應明禹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小肚子。

    陸淺淺看他開心成那樣,不自覺帶了笑。雖然不知道之后會不會順利,但是感覺她似乎轉運了。

    說不定,是子熙在保佑她。又說不定,這正是子熙沒能出生的孩子,轉投到了她肚子里。

    各種檢查都顯示受孕,宮內,孕期六周,目前來看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從醫院出來應明禹就想去婦幼建卡,陸淺淺坐在副駕駛座無力吐槽。

    “不用這么急,再過幾天還要聽什么胎心,還有排除什么畸形之類的,那些過了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烏鴉嘴,我的孩子一定又健康又可愛。不過也是,我要跟然姐商量下,說不定讓你回京養胎更好一點。”

    陸淺淺一愣,情緒回落了些:“我才剛懷孕,急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們才剛結婚,蜜月還沒度,沒想到意外的在這時候查出來懷孕了,陸淺淺還沒做好心理準備,更加不想跟他分開。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,是我的錯,慢慢來。”說著話應明禹連車速都減了下來,他現在覺得安全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下午回了家應明禹把陸淺淺當珍惜保護動物般,她站起身都怕她摔了,坐久了又怕她渾身僵硬。

    請家政的事說定了,學車的事自然是吹了,還好陸淺淺慢性子還沒去找駕校報名。

    應明禹給易然打了電話說這個事,問有什么注意事項,讓她轉告他爸。這之后他還想打給岳父大人,陸淺淺阻止了他,讓他先別說。

    看他情緒亢奮,陸淺淺不好說什么,磨蹭到睡前才開口給他潑了冷水。

    “老公,醫生說了,三個月內有自然流產的可能性,而且我的*位置又不對,這個概率更高……你先別把這個事告訴其他人,自己也要有點心理準備,大悲大喜對身體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應明禹一瞬有些生氣,片刻后吻了她額頭應了:“是我不對,你不要有太大壓力,我們不是說好順其自然的嗎?第一次做爸爸當然有些興奮,沒關系,我接受能力很強,不管發生什么我都沒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陸淺淺稍微安了心。她怕他現在越高興,之后有個什么萬一,到時候他會越傷心。

    應明禹才把手里的活處理完,包展一口氣給了他好多個新消息。

    “劉天明的案子這個月要初審,不知道哪天會傳喚你跟淺淺上庭。另外,二隊這三個月來破案速度和破案率見漲,都不來找我們討論案情了發現沒?除此之外,聽說有個今年畢業的小姑娘要調到我們組來實習,下個月就會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實習?不是三月份分配嗎?”應明禹感覺他幾天不在,局里事情真多,付局也沒跟他通氣。

    “更多內幕消息,請今天的午飯就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應明禹看了他一眼:“行了,跟他們說今天中午我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小氣什么,淺淺那么有錢,養得活我們。”包展走時小聲嘀咕。

    久違的中午聚餐,連王濤都上趕子來了,更不提范樺。

    “還以為應隊長結了婚連午飯都要回家吃,這么久不請我們。”王濤白目吐槽。

    “那個,三月的時候二隊進了兩個實習生,這幾個月破案率很高,聽說跟新進的一個女生有關,聽說了沒?”包展趕緊賣消息。

    “實習就這么…有用……”方瑾施看了應明禹一眼,想起了他的實習期。

    “你說要調進我們組的,就是這個女生?”應明禹很不解,她既然是分到二隊實習,聽起來表現很好,為什么要換組。

    他這邊這幾年都沒接過實習生,尤其是方瑾施進了組,他不缺人付局應該是知道的,他也不喜歡麻煩。

    包展點了頭:“據說她女性的第六感特別強,靠直覺就能猜中兇手,可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靈異的范疇嗎?”王濤積極參與。

    “凈瞎胡說,我們是警察,查案靠的是證據。”丁原不怎么贊同。

    “可能她省略了推理過程,直接指出疑兇,看起來很玄,不過是腦子很靈光而已。”方瑾施發表完后,點了名,“你們的應隊長一度這么做過。”

    “他現在還是經常這么干。”范樺笑著補充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她有可能跟老大很像?說不定調過來就是想跟著老大學習,局里可能也是想重點培養下。”包展合理推測。

    一聽就很頭大,應明禹皺了眉,他最近哪有什么心情帶新人,再說他從來就不會教徒弟。

    “這一說我好像見過幾次,有個生面孔在我們辦公室門外往里探頭。”美麗比這些大男人還是細致些。

    開庭后陸淺淺有資格旁聽,不過應明禹怕她情緒起伏太大對孩子不好,勸了她不要每次開庭都去,就第一天他送了她過去,陪她一起聽了一會審。

    劉天明態度很好,從第一案開始他全都是認罪,辯護律師基本沒有怎么發言。

    按審訊流程這個案子持續了很久,每一項罪都必須證據鏈完整,環環相扣。

    這個案子審理很順利,即便第一案只有兇手口供,無法徹底定案,第二案尸體不全存有疑點,至少第三案人證物證齊全。結案那天應明禹才再次送陸淺淺去聽判。

    因為劉天明存在精神問題,最后判處的是終身監禁。

    問到被告人是否有話要說時,劉天明才轉向陸淺淺說了: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陸淺淺無法說出原諒他的話,雖然她知道劉天明一定比她更痛苦。

    這天回去后陸淺淺哭了很久,眼睛都哭腫了,應明禹好說歹說才勸停了。

    她這些天本來就有點孕吐的跡象,應明禹越來越擔心她扛不住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應明禹找了美麗,問她能不能抽空陪淺淺去逛街買衣服散心。他希望淺淺能再找個能交心的女生朋友,可以談天可以一起消遣打發時間。

    一審判決后沒多久,應明禹聽到消息,劉天明在獄中自殺了,確認死亡。

    這個事他暫時沒跟淺淺說,也提醒了組里人別說漏嘴。

    王子熙的事至此為止應該畫上句號了,劉天明可能也是這么想的,所以才選擇了這樣的道別方式。小說屋 www.0ccg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應是案深情淺續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應是案深情淺續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應是案深情淺續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快播成人 影网